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国际 > 马晓霖专栏 | 叙北战事格局生变 土国南征曲高和寡

马晓霖专栏 | 叙北战事格局生变 土国南征曲高和寡

时间:2019-11-06 14:09:4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176次

马晓霖

10月13日,遭到土耳其军队袭击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突然与政府军达成协议,共同保卫祖国免遭入侵。与此同时,美国正准备在土耳其陷入困境之际对其实施制裁。越来越多的国家,特别是欧盟,加入了制裁。形势对土耳其不利。它摧毁叙利亚北部“恐怖走廊”和建立“安全区”的行动似乎太高,太少。如何结束它们还不确定。

土耳其军队正在快速推进,库尔德人向政府寻求帮助。

据叙利亚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13日晚,叙利亚政府军正在北部边境地区加强兵力,以遏制土耳其的军事袭击。报告称,增兵主要针对库尔德东北部哈塞克省和拉卡省的城镇和村庄。官方媒体称,上述一些地区被土耳其军方占领,当地居民被杀害,基础设施遭到破坏。

当天晚些时候,库尔德媒体援引叙利亚库尔德领导人的话说,库尔德民兵“叙利亚民主军”(Syrian Democratic Army)已经与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达成协议,叙利亚政府军将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驻扎在北部城市马姆比吉和科巴尼。叙利亚官方电视台也证实了政府军已经向马姆比吉附近增派部队的消息。

曼比吉和科巴尼都位于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靠近土耳其边境,主要由“叙利亚民主军”控制。曼比吉是美国在叙利亚北部的主要据点。在美国决定从叙利亚撤军之前,美国军方使用土耳其联合巡逻来遏制后者对库尔德武装分子的袭击和追捕。科巴尼在控制边境通道方面也具有战略意义。从1994年秋至次年春,主要由库尔德人组成的科巴尼(Kobany)被“伊斯兰国”武装部队围困。叙利亚政府军无法向北部提供援助。土耳其坐在山上看老虎打架。通过伊拉克库尔德人的跨境援助和美俄空袭,库尔德武装终于在反恐战争中取得了转折性的胜利,不仅占领了科巴尼,还摧毁了“伊斯兰国”的大量有效力量。

库尔德人这次被迫向政府军求助。关键是,仅靠他们无法阻止15,000人的土耳其正规军进攻。从本月9日开始,土耳其发动代号为“和平之泉”的行动,入侵叙利亚北部,包围并镇压库尔德激进分子。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其他报道,土耳其军队在飞机、坦克、装甲车和大炮的支持下,迅速沿4号国际公路向南推进。只有轻武器的库尔德武装根本不是对手。虽然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在反对“伊斯兰国”的斗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并成为美国最可靠的盟友,但由于土耳其视他们为其库尔德工人党的西南分支,该党已被归类为恐怖组织,并分别于2016年8月和2018年1月越境进入叙利亚的被子,发起了“幼发拉底河盾牌行动”(Operation幼发拉底河盾牌)和“橄榄枝”(Olive Branch),以消灭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部队,并将他们压缩到幼发拉底河东岸的传统定居点。

土耳其行动的最终要求是沿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建立一个深度30公里、总长600公里的“安全区”或“反恐走廊”,以防止叙利亚库尔德人直接向南北方向开放库尔德地区,并在叙利亚东西方向形成完整的库尔德人口带, 然后在这里重新安置土耳其收容的近300万叙利亚阿拉伯难民,形成一个分裂和削弱库尔德人的“阿拉伯带”,从而实现叙利亚-以色列-阿拉伯图书馆的人口和地理格局,防止库尔德分裂主义危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当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时,叙利亚政府只发出措辞强烈的谴责和抗议。尽管它也表达了保卫国土安全的决心,但没有采取任何具体行动。它还嘲笑库尔德人与外部势力勾结,使事情变得更糟,并敦促他们最终维护国家及其统一。事实上,叙利亚政府和库尔德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1925年土耳其库尔德起义失败后,大批人逃往南部,进入叙利亚库尔德地区,并被当时的法国殖民当局重新安置,作为限制阿拉伯大多数人口的工具。叙利亚独立后,特别是在阿拉伯民族主义共和国建立后,库尔德人作为少数民族的公民身份没有得到充分承认。由于出人意料的人口普查,甚至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公民身份。因此,他们一直在寻求与阿拉伯人平等的公民身份,并成为邻国库尔德分裂分子的西南避难所。

2011年危机和内战爆发后,叙利亚政府饱受内外困难的困扰,军事力量日益匮乏。它必须与库尔德人达成默契,从库区撤出政府军,为库尔德民兵的崛起留出空间,库尔德民兵负责打击恐怖分子和守卫北疆。然而,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非法建立联邦区,令中央政府非常不满。因此,很高兴看到土耳其军队削弱库尔德武装力量,看着他们被镇压。“橄榄枝”爆发后,库尔德武装部队呼吁大马士革派兵捍卫其领土和主权,共同抵抗土耳其入侵。最后,只有通过转移对一些城镇的控制权,政府军才获得了防御。这种重复显示了库尔德人一贯的机会主义和叙利亚政府使用武力的策略。

没有人赞成军事行动,各方的态度都很强硬。

在土耳其军队向南作战、叙利亚军队向北作战的大形势下,美国处于矛盾的境地,也发出了模棱两可的信号。一方面,美国加快了从正确和错误地区的撤军,以避免伤亡;另一方面,它放慢了步伐,试图适当减缓土耳其部队和代理部队的南征。由于土耳其军队的快速推进,驻扎在叙利亚北部的美军面临被切断甚至包围的危险。美国士兵被迫努力保持地对空通信,并依靠空中力量为自己和被围困的库尔德武装部队提供保护。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12日在五角大楼对媒体表示,美国军方不会放弃“库尔德伙伴部队,美国军方将留在叙利亚其他地区”目前,绝大多数美国军队集中在叙利亚北部,少数驻扎在叙利亚南部和东部。他强调,美国仍在与库尔德武装部队协调,但“不会将美军置于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之间的长期冲突中”,因为这不是美国向叙利亚派兵的原因。

由于土耳其的大规模战争和数百人伤亡,这一事实违反了与美国达成的撤军和换岗协议的精神。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签署行政命令,授权财政部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实施经济制裁,以防止其任意行动,包括“不分青红皂白地针对平民、民用基础设施、族裔或宗教少数群体”。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日对媒体表示,土耳其计划控制叙利亚北部30-34公里的深度,不允许在那里建立“恐怖王国。他重申,土耳其对其他国家的土地没有兴趣,将来也不会留下来。土耳其绝不会对那些外国贪婪者视而不见,也不会表现出仁慈。

围绕叙利亚和朝鲜之间的战争,土耳其及其盟友俄罗斯和伊朗仍然保持表面的礼貌。考虑到土耳其的战略价值,双方都以温和的语气表达了关切或不满。俄罗斯总统普京14日在接受几家电视媒体采访时说,任何非法居住在叙利亚的人都应该离开这个国家,这适用于所有国家。他强调,如果叙利亚合法政府的未来领导人说不再需要俄罗斯军队,这当然也适用于俄罗斯联邦。他还表示,与伊朗、土耳其甚至美国就此问题进行的会谈“应该完全恢复叙利亚的领土完整”。伊朗外交部10日发表声明,对土耳其袭击叙利亚北部表示关切,并要求立即停止军事行动,尊重叙利亚的领土和主权完整,尽管伊朗理解土耳其的安全关切。

尽管阿拉伯国家联盟尚未完全恢复叙利亚政府的代表地位,但它也强烈谴责土耳其入侵其成员国,并于12日在开罗发表外交部长会议公报,敦促土耳其立即完全停止所有军事行动,撤出进入叙利亚的军队,并对所有人道主义后果承担责任。土耳其外交部指责阿盟上述言论背叛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并指责阿盟“参与(库尔德)恐怖组织的犯罪活动”。

欧洲国家也对土耳其发动的叙利亚和朝鲜战争采取了行动。尽管欧盟外交事务委员会将于14日在卢森堡举行会议协调立场,但德国、法国、荷兰、芬兰和挪威都已决定停止向土耳其出口武器装备,并在军事行动中采取严厉措施。

面对欧洲的制裁,土耳其的立场也非常强硬。其外交部长卡瓦索格鲁告诉德国之音,“即使我们的盟友支持恐怖组织,即使我们被孤立,即使实施禁运,无论他们做什么,我们的斗争都是反对恐怖主义的。在打击恐怖组织的斗争中,我们永远不会退缩。”当这场运动开始时,埃尔多安警告欧洲国家闭嘴,否则土耳其将开放边境,并送去数百万叙利亚难民。

既然土耳其已经做好准备,它将不会停止,直到它实现其战略目标。尽管遭到强烈反对,但它对土耳其没有实质性的威慑作用。尽管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和伊朗的调解下接管了北部地区的一部分,但叙利亚和土耳其军队之间不太可能发生大规模冲突。公众舆论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这场战争导致局势失控,库尔德武装部队控制的“伊斯兰国”的武装囚犯、家人和同情者将会把鸟送回山上,把鱼送到海里,这将导致无穷无尽的麻烦。(作者是著名的国际学者、浙江外国语大学教授和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许云乾编辑:尚浩